后卧信息门户网>社会>浮世绘中的猫有多可爱?

浮世绘中的猫有多可爱?

时间:2019-12-19 18:25:48浏览:4893 作者:匿名

  摘要:且不同于其它画作,猫在浮世绘中造型百变、可塑性极强。今天,时尚芭莎艺术带你了解浮世绘里的猫与我们印象中有何不同?神态多样、活灵活现的猫成为了家养萌宠,其身影变得随处可见。早期浮世绘中的猫常以可爱俏皮的

 

果敢,木刻,34.6×24.9厘米,1852年

要说猫和人之间的关系,它可能是国内外最接近人类的动物之一,无论是古代的还是现代的。浮世绘中的猫也深受画家们的喜爱。与其他绘画不同,浮世绘中的猫变化多端,可塑性极强。今天,时尚集市艺术向你展示浮世绘中的猫是如何不同于我们的印象的。

=========

“更改图像”

可可瓦·国芳,木刻

果敢的“力所能及”

猫不是日本本土的动物。据说为了保护船上的佛经免受老鼠的侵害,猫从中国穿越海洋来到日本。也许昆虫和老鼠给它增添了神圣的光环,也许是因为毛茸茸的猫有极好的手感,或者是因为它们的个性又冷又热。简而言之,猫因此成为亲爱的和高贵爱情的对象。

果敢,木刻,36.9×25.2厘米,1852年

《老鼠中的猫》,1830年

人们对猫的痴迷可以追溯到历史。例如,在日本江户时代,当时的人们对猫充满幻想。以猫为基础的绘画占了很大比例,并且经常在浮世绘中看到。人们的想象力可以说涵盖了所有方面。猫必须和女人玩耍,吃东西,洗澡,变成怪物。......

宋·方川·腾,《五百零三次奇猫》,1847年

果敢,木刻,1839年

在爱猫者和画家尤他加瓦·库尼奥斯(utagawa kuniyoshi)的作品中,猫有时会成为著名故事中的人物,有时它们很可爱,形状各异。在画家眼中,瞳孔和姿势多变的猫很像人类,它们也将成为绘画中的人类形象。事实上,这幅看似有趣的画有着更深的含义。

葛川国芳的《河豚鱼》木刻,1841年

川口国芳,《のの の鲶鱼》,木刻,1841-1843年

19世纪40年代,日本颁布新政策后,许多看似奢侈和令人愉快的职业被压制。在这种情况下,猫在画中扮演了各种神秘的角色。葛川国芳模糊了画中人物的身份,用猫代替了他们。相反,它让观众想象这幅画中主要人物的身份是什么。谁会真的把它们当成猫?

小源古志的《猫和老鼠》

葛传国放的《五十三幅猫》,木刻,1850年

猫在逐渐拟人化后,更符合人们的“玩耍乐趣”。这种顽皮而富有想象力的画也很受欢迎,因为它们展示了当时普通人的日常生活。从那以后,其他艺术家画了更多猫主题的画。

关注官方微博“时尚集市艺术”,

绝不能错过更多精彩的艺术内容!

=========

“你扮演什么角色?ゥ?

铃木春信的猫、蝴蝶和木刻北曲,28×20.4厘米,18世纪

铃木春信,“猫和老鼠拥有兄弟和女人”,木刻版画(西木),纸上的墨水和颜色,28×20.4厘米,1768-1769

在江户时代,为了灭鼠,这种皇家贵族的宠物逐渐进入普通人的家中。各种表情生动的猫已经成为家养宠物,它们的形象随处可见。早期浮世绘(Ukiyo-e)中的猫经常以可爱俏皮的形象出现,包含好运和财富等吉祥的含义,例如画家铃木春信(suzuki harunobu)作品中猫和蝴蝶的搭配。

葛广川冲《浅草浦田游之一》,木刻,57.2×40.6厘米,1857年

作为两种宠物,猫在艺术家宇佐川广志的作品中更加悲伤。从室内的布匹和发夹到远处的富士山和野鹅,再加上那只猫向外看,这幅画空无一物,有一种悲伤的意味。此外,高贵的冷艳、悠闲慵懒的猫和美女在绘画中完美搭配。她们经常在美女的画中作为陪衬出现:她们被欺骗了,或者她们在美女的裙子下爬行,拖着裙子在地上打滚,躺在美女的怀里,平静地做梦...甚至猫的影子也可以在人们衣服的细微之处和画中的部分看到。

葛川国芳的猫戏,木刻,35.6×24.1厘米,1852年

岳岗坊年,《猫心》,彩色木刻,37×25.4厘米,1888年

例如,在画家筑冈善俊的作品中,一个美丽的女人将猫握在手中,这幅画温柔温柔。关于这些主题的画显示了人们对猫的爱。由于形式多样,和川国芳还根据猫的不同形式设计了各种字体。因为它们深受孩子们的喜爱,所以也有对孩子们具有教育功能的“玩具画”。

此外,猫也是艺术家画老虎的参考对象。大型猫科动物,如狮子和老虎,不生活在日本,并且稀有珍贵。画家很少有机会从自然中绘画,所以他们的图像大多是由猫画的。

《月亮上的猫》,1846年

罗何方的《大友和约萨布诺的故事》,彩色木刻,1860年

除了喜爱之外,画家们还用猫的形象来反映当时的社会状态和生活方式。画中伪装成成年人的猫表演杂技、出售商品、喝茶和喝酒...在那个时候,画家把猫画成成年人实际上是避免审查的一种必要方式。用猫来表达隐藏的意思增加了一点幽默。

葛郭川坊,“卡马达马塔哈契”,木刻印刷,油墨,颜色和压花在纸上,1840年

可可瓦·国芳,《第一场雪,第一场雪,第一场雪,第一场雪》,木刻印刷,1847-1852年。

葛川国芳,《日本守护进程与猫的故事》,木刻,1835年

当一个人把自己的恐惧和欲望加到猫身上时,图片中的猫从宠物变成了恶魔,邪恶的女人变成猫也很常见。与人们印象中可爱的形象不同,猫怪巨大而凶猛,与其他小猫形成鲜明对比。浮世绘中猫的形象变化多端,以至于今天人们对猫的喜爱丝毫没有减少。谁能想到他们将来如何激发人们的想象力?

[编辑,温/高舒淇]

[这篇文章最初是由哈珀集市艺术系创作的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]

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山东11选5投注 福建11选5开奖结果

随机新闻